切换到宽版
  • 97阅读
  • 0回复

[原创]怪病用怪药 非诗茣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姚大鹏
 



怪病用怪药 非诗茣属
姚大鹏

半个世纪了
那个感染脑膜炎的弱智儿
从没有摆脱过悲哀
他多么像一只折断了
翅膀的无助孤飞鸟

除了在天空痴望
剩下的只有孤独
杜甫曾为他开过药方——
讲来也怪 此说非狂言
他吃遍人间良药无果

只一首乡愁小诗
竞治好了数年精神顽疾
恐怖症 疑病症
抑郁症 精神病
颇有神奇疗效

沙皇为什么被呵斥为“疯子”
普希金为什么会成为
全世界人的精神良医
因为他胸中燃烧着自由
所以他更需要诗歌
没有诗歌 他就没有生命

我记不清是哪位名人说的
“一首好诗就是一个药箱
用词就是用药 且药效持久”


诗药疗效让我惊喜 让我风光无限
姚大鹏

       我就从20年前一心想改造工厂设备的自动化说起,那时我除了喜欢民间文艺和全国各种报头收藏外,就是一天到晚沉迷于写诗和车间老旧没备如何进行自动化改造的诸多问题,但然我也利用业余时间画了很多图纸,这一行动自然受到了厂领导的重视和支持,由于我整日少吃少睡地忙于思考技术难点诸多问题,由于太过于投入,久而久之那怕是个得寻常的问题,会花大量时间反复猜想一些没意义的事。无法控制。焦虑抑郁。害怕走在人群。精神分裂。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朋友,严重时下班找不到家门,感觉总总有人要谋害我。再加上企业的产品市连连失利,于是就想通过当兵摆脱现状,由于家庭出生不好,一切都是痴心忘想,就在这一年我在一次外出控树根的路上,自行车被大货车的撞下了一条堆着大石块的深沟,人当场昏死过去,当一星期后醒来时,门牙被撞掉了六棵。医生都说我亏得年轻命大,没有成植物人就好,自那次出院后,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天天继续写毛笔大字的习贯,但每但写字时鼻涕就奇怪……接着会在家人面前尽说一些离奇古怪的事,整天自言自语,还自笑,家里人意识到:我的精神病不轻,就把我送到镇江,南京精神病院诊治,医生的诊断是精神分裂证这一病,反复就没有了好的希望……。
      这十几年来家里为什么不给我治疗呢?哪能不治呀?为了给我治病,家里都几乎倾家荡产了……我的父亲下定决心,同意我退职,砸锅卖铁也要把治好!靠得近的医院都去过了,也走访了不少民间医生……,然而。我所感受的事实是:吃药越多,人就越傻,病情反反复复,十年过去了,始终就治不好我的病,此刻我的父母妻子几乎绝望了……,好心的朋友出主意,由于我非常喜欢收藏木石!他们说服我的父母把血汗钱都拿出来,给我大量收藏木化石。没想到木化石收藏了不少,遇上老屋拆迁,十佘吨的木化石没地方堆放,我只能放在长江边一个废弃的工厂院落,想不到一年后这些苦心收藏的树化石全部不翼而飞。从此我的病情就更加厉害了,开始出现打人、砸东西的症状。越演越烈,再度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可是,现在的我确确实实地是好了,再也不用靠吃任何药来保持稳定状态,是谁救了我?是什么技术秘决救了我?这奇迹到底是怎样创造出来的?其实,这一切都归功干我对诗歌写作的热爱。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段关干宋代《唐诗纪事》中曾记载过这样一个故事。杜甫的好友郑之文之妻情绪抑郁症,杜甫闻知后,对好友说:“读我的诗可以治尊夫人之病,你只要让她每天反复诵读‘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即可”。朋友之妻遵嘱反复诵读,病情果然大有好转。反正不要钱,就试试呗!此时,我不仅反复诵读李杜诗作,自已也不断地用诗歌创作心中的人和事。
      没想到,我的情绪一月比一月好,药从不断的减量到彻底的停药!首先是呕吐症状没有了,睡觉流口水的症状也消失了,自言自语、自笑都消失了,说话离奇走样的事也没有了,更没有打人砸东西的现象了。眼神和面部表情与正常人完全一样了。也就是说所有原来精神分裂症的症状都消失了。如今的我从思维到情感,从意识到行为,从反应到认知,从眼神到面部表情,完完全全恢复得一如常人。20年多年,各大医院都没能治好我的病,而我实实在在地只用一首首小小的诗药治好了我的顽固疾病。而且是全面的恢复正常,这一现实不能不让我一次次地感怀激动,小小诗歌里面有大大的乾坤呀,而且它的神奇何止是治好我的病,它还让我从一个白痴成长为一个成功的成长为一个知名诗人、旅行家、中医学药者、传播生态环保的专家志愿者、国际民间艺术大师。我想信我的成功,会使更多的患者家属在苦海中看到希望,受到鼓舞。如果你有兴趣我靠什么秘决治好自已的病?我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说你,靠诗歌,“靠的是全人类最智慧的诗歌药效”。我只是幸运地走了一条非药物心灵调控治疗之路,也从根本上变了目前精神病的治疗机理,我坚信人的脑“细胞信号转导具有可调控特性”,其秘决就是如何用诗歌内容的情感释放信息,调控神经细胞的最佳状态,从而取代常规药物。想我20多年的病史,用尽了各种药物都未能治好疾病,玩根雕盆景的爱好也不能控制病情,最后,还是靠名不经传的诗歌挽救了自己,把我从一个疯疯癫癫的精神病人变成了一个多才多艺的正常人!这难到不是一种值得研究的奇迹吗?我20多年的自身探索,用诗歌治疗精神病人是完全可行的:用诗歌针对性的信息来调控脑神经是科学的,心灵调控的治疗技术思想是成功的!
      诗歌,是最接近人类灵魂的艺术品种。它是精神世界的细腻展示和丰富情感的的优美流露。随着现代心理学的发展,西方发达国家的心理学家们根据诗歌“最接近人类灵魂”这一特性,有很多学者热衷于探索用诗歌来治疗心理疾病。许心理学家从著名诗人的优秀伤口中精选出他认为药用价值较强的诗歌,按照心理学的要求分门别类,汇集成册,在每一首诗歌后边标明注意事项,包括这首诗歌的心理作用,主治何种心理疾病,“药量”是多少,什么时间“用药”效果最佳,以及禁忌症等等,与普通药品标明的注意事项竟相差无几。这种用来治疗心理疾病的诗集在心理医生那儿能够买到,在书店出售,据说还很畅销。诗歌是什么?公认的它带不来权力,也带不来财富,但它就像清晨的鸟鸣声和春天的花草香味一样,让每个人都陶醉其中,它是一种精神食粮。在此之外,诗歌是否还有其他作用呢?答案是肯定的。近日,德国的一些医疗机构和诗人们联手,挖掘出了诗歌的另一种功用——治疗老年痴呆症、抑郁症、等精神病问题。三年前的秋天,德国柏林的青年诗人拉尔斯·鲁佩尔在一次公益活动中来到一家养老院,这里的老人有很多都患上了老年痴呆症,鲁佩尔为他们朗诵了德国著名诗人里尔克的名篇《秋日》,伴随着他深情的朗诵,原本一直躁动不已的老人们竟然渐渐安静了下来,等到鲁佩尔结束朗诵时,有几位老人竟然流下了泪水,一位名叫赫尔曼的老人走到台前,紧紧握住了鲁佩尔的手,对他说:“你的朗诵让我仿佛回到了少年时代,谢谢你,孩子!我想起了很多往事,原来我以为它们都已消失了。”
      这一幕让养老院的医生们惊喜不已,原来,赫尔曼是一位严重的老年痴呆症患者,头脑一直无法清醒,没想到,一首诗歌居然起了这样的奇效。事后,经过统计,这次诗歌朗诵竟然让七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病情有了不同程度的缓解。鲁佩尔惊喜不已,作为一名文学青年,他一直致力于追求高尚的精神境界,钟爱的诗歌竟有如此功效,让他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什么不把诗歌用于治疗这些患有老年症呆症的老人呢?接下来,鲁佩尔通过网络等媒体把自己的想法表达了出来,很快,他得到了来自美国纽约的诗人加里·格拉茨内尔的响应,两人成立了名为“阿尔茨海默病人诗歌康复计划”的联合工作室,向照顾老年痴呆病人的护理者传授相关技巧及招募青年志愿者直接与病人面对面交流,他们把这个计划称为“唤醒沉睡的词句”,旨在用过去很受欢迎的老歌和脍炙人口的诗篇来帮助老年痴呆病人唤起深度的记忆,从而对老年痴呆病症起到有效的辅助治疗作用。鲁佩尔把计划的第一站放在柏林的那家养老院,在那里,他再一次见到了赫尔曼,令他惊喜的是,赫尔曼竟然能够独立朗诵一段诗句了,活动中,他和赫尔曼共同完成了一首诗歌的朗诵,和其他两位老人一同吟唱了一首老歌,活动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在经过媒体报道后,鲁佩尔的计划很快传遍了全德国,并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由于这种新颖的治疗方式效果奇佳,鲁佩尔的计划很快在全德国得到了推广,他们招募的志愿者深入各地的养老院和医院,组织开展了一系列活动,志愿者根据听众的年龄和经历精选出适当的诗句和歌曲,在活动中面对老年痴呆病人声情并茂地朗诵那些著名诗歌和吟唱那些曾经流行的老歌,当听者的注意力被这些熟悉的诗句和旋律抓住时,他们会自己随着吟诵出的诗句打起拍子,一些沉睡的记忆会被唤醒,乱成一团的大脑会被重新梳理成型,老年痴呆症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缓解和治疗。目前,鲁佩尔的团队已经拥有了上千名志愿者,共计造访了德国各地50多家养老院,并帮助培训了大量的护理人员。鲁佩尔说,这种方式可以帮助克服平淡单调的生活对老年痴呆病人自我表达能力的障碍,对治疗疾病具有非常好的辅助作用,而这一计划的推广也让一度曲高和寡的诗歌重新获得了德国主流社会的关注,让诗歌回归了它最初的本真与美好,让这个曾经涌现出无数优秀诗人的国度再次出现了“诗歌热潮”。
      诗歌治疗,不只局限于优秀诗歌的选材阅读治疗,还可以在心理师的设计与引导下,成为一种表达性治疗。借着协助当事人创作口语诗,把心理动力用象征性的方式表现出来,作为心理治疗的引子。在此一疗程里,宣泄情绪并增进觉悟。又比如在成长团体里,邀请成 员分享对自己别有意义的一首歌或诗,从中交流激荡,发现共鸣,促进内省。诗歌治疗,可以说是结合了心理学父亲,与文学母亲的美丽混血儿。在台湾,既然其它艺术,如美术、音乐、舞蹈、戏剧,都可以应 用在心理治疗或成长的领域,诗歌又有何不可?事实上美国早就有“诗歌治疗协会”,和其它几种艺术治疗(美国美术治疗协会、美国 舞蹈治疗协会、戏剧治疗国家协会、美国团体治疗及心理演剧会社等) 鼎足而立,甚至合组了“艺术治疗协会联盟”。 不过,诗歌治疗在国内还是很新鲜、不多见的作法。可以说,其它几个缪思姊姊都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但诗歌治疗还是个啼声嘹亮的女婴而已。如果辅导界、教育界和精神科的专业人员,愿意一起来培育她,谁知道十年之后,诗歌治疗会不会成长为抢眼的女高音,和几个艺术治疗的姊姊争妍比美呢!

医生,应该献身于维护人民健康的事业。——白求恩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