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1阅读
  • 0回复

[转帖]秋日偶感  作者【李兴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菜圃
 

秋天的枝头
        秋日,我走进深山果园。放眼望去,黄澄澄的梨子,红彤彤的苹果,金灿灿的笑容映满收获的脸庞,一筐筐果香装满赶住城里的货车……
        些收获了果实的树上,叶片早已凋零。树梢上仍有几十颗残留的果实,像玲珑剔透的黄灯笼,红灯笼,分外耀眼。是因为树太高而不易收尽?我疑惑着。
          树下干活的老人抬起头望了一眼树梢的果实,朝我笑笑说:“哦,那是留给雀儿过冬的。”
是专门留给鸟儿的!老人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使我的心一阵颤动。我知道,这里的农民并不富裕,然而他们竟把一树树剩下的果实,给山中的鸟儿留作冬粮。
老人埋头干活去了。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热闹起来。此时,我突然感受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和美丽。
到娘的地方去
        秋风瑟瑟,衰草啸啸,我来到永别十年的母亲的坟头。
母亲活到91岁,一生勤劳善良。对我说的最多的话是:“人活一辈子要靠自己。天生一人,必有一路。”她在人生的弥留之际对我说:“我走了你别难过,我这一生过得值得。”面对死亡,母亲瞑目的神态十分安祥。这使我悲痛的心得到了最大的抚慰。
        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这是不少哲人问过自己的话。在我迷茫彷徨的时候,我也曾千百次问过自己。我记住母亲的话,苦苦寻找自己的路,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走到今天,让我感到活着的美好。在人生之秋,当我跪拜在母亲的坟头前,才真正明白了人生来与去这个复杂而又简单的问题:从娘胎里来,到娘去的地方去。
树上的月亮
        我坐在三楼的窗前,窗帘斜挂一边。窗前是一排高大的柳树。在我家和别人家的灯光里,树只是暗淡的影子,在有月亮的晚上,满眼都是闪闪烁烁的碎亮。特别是在月圆的晚上,圆圆的月亮在窗外那一片小小天空中,挂在树上,装进窗的画框里。树在月色里也兴奋起来,长长的叶子在微风里把月亮遮了大半,眨眼间那叶子就翻开了月亮,像一个硕大的果实。
        论如何树上的月亮总是美丽的,虽然早已过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的年龄。一弯新月挂在窗外的树上,床前洒满了枝枝杈杈的月色,那夜半的心境,总会勾起往事的甜蜜和美丽吧?有树上的月亮伴我入睡,一定会做个好梦。
河边的白露
         深秋的天空尤其空灵高远,白云是疏懒的白纱儿。空气清凉,草木暗绿。风雨止息的时候,街角巷尾的树木沉浸在酣梦里。世界受到造物主的召唤,一下子阒寂起来了。
         清晨我独自沿着一条大河走了很远,沉醉不知归路了。脚下闪现出一只只闪烁着亮光的眼眸,原来是点点清露点缀在红砖小径两旁的浅草上。那明亮的眼眸,把朝阳藏进心里,散发着别样的美,古诗里白露未晞的情境,近在眼前。
       水声从茅草深处传来,此时的水声与千年之前的水声是绝然的雷同,还是别具一格的弹奏?逝水的光阴在巧妙的机缘里会不会回眸一笑?听着水声,感觉清水沿着肌肤缓缓流过,水与身心的契合,舒坦而清静。河边的蓼草历经秋雨,乱红委地,流动着凄美。那些留恋枝头的花朵,望上去像绯红的轻云,经露珠的点缀,更具韵味了。
        白露,以清晨的一滴露珠就预示了一个秋天的到来,犹如雾里佳人含而不露的微笑,朱唇未启,百媚嫣生。最最喜欢的还是这种生长在浅水中、开放在清秋里的白茅,飘逸洒脱,恬淡宁静。每次读诗经里的植物,总以为在它的浅吟低唱里隐喻着牵挂和凄凉,而这种牵挂和凄凉总是与秋有关。鸿雁来,玄鸟归。而秋天总是与乡愁有关。此时,清晨的露珠微凉地挂在草叶尖上,我总在这样的季节里回忆起与童年、与乡村有关的话题,比如燕子,比如蟋蟀,当然,还有河边那头嚼着枯草的老牛……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