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50阅读
  • 0回复

[原创]我这个白痴与诗歌的缘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我这个白痴与诗歌的缘份
姚大鹏



   我其实我不应该是诗人,因为我就是一个白痴。
       儿时的我曾听一位文学老师说过:李白并不是世人想象中的那么伟大,其实他是一个白痴。
  今人也都说诗人大多是疯子,何况我还是一个持有三级国家精神残疾证的疯子呢?所以我必须坚持写诗,做糊里糊凃的诗人不需要理由。
  儿时就整天糊里糊凃的我,就经常暗暗的想,反证我出生不好,又不能读书,将来能干什么呢?唐代有名的全球诗人李白不也是个白痴吗?为什么不能以他为榜样呢?,将来做一个象李白那样“伟大”的诗人也不错啊!
  幼时读诗,是从唐诗开始的。李白的几首启蒙诗是当作顺口溜来读的。随着年岁渐增,读过的古诗渐渐多了起来,可都是糊里糊凃的读,大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能完整背诵的诗歌屈指可数。后来接触了宋代才女李清照,有几首词曾触动了我的心灵,于是就一见钟情地在梦中追求她,追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回想起那些“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日子,竟“都被雨打风吹去”,不免“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了。再后来,我又迷上了元代的散曲,马致远“百岁光阴一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让年少无知的我受到了突然袭击,遥想马老先生必是性情中人,一语中的,道破天机。
  这样从唐诗到宋词再到元曲,从童年读到少年再到青年,我在博大精深的中国古代文学面前还是一无所知,老师要求背诵的课文,别人看几遍就能立刻背诵出来,可我吃饭读,走路读,常常读得上学走错校门,放学认不出自己的家门,读了千遍万遍,也背不出一个屁大的字。
  不知道是哪一年的哪一天,我听说了海子,听说了顾城,北岛,还听说了艾略特,惠特曼。我无法读懂他们笔下那些长长短短的句子,只是觉得好玩,遇到自己喜爱的诗句就摘抄下来,慢慢咀嚼,得意于似懂非懂,但就是在这样的忖思中,度过了我那孤独乏味的青少年时期,这一路就这样糊里糊凃的走来,还是那么坚定的以李白为榜样,糊里糊凃地爱着自己从来都说不清道不明诗歌。
  对于什么“垃圾派”“下体派”,近代诗,现代诗,散文诗,朦胧诗,后现代诗等等,这些无聊的概念总是让我晕头转向,我在诗歌的大观园里其实就是一个迷途的羔羊,我只知道诗歌就是短句,就是随意地断句,就是打破语法规范进行文字的组合,就是随着主体意识自由流动的一股清泉,我知道我对诗歌的理解非常肤浅,甚至会使人笑掉大牙,但谁又敢否认真正的诗歌不应该是飘逸、灵动、自由,偏重于一种随意性的表达感觉呢?
  诗歌的魅力在于引领读者走向无极,走向梦开始的地方。诗歌是有灵气的,她的跳跃、她的诗性、她的自由、她的音乐性,都是人们享用不尽的精神食粮。诗歌没有被扭曲过的痕迹,且跳跃流动、轻捷灵活、既适应语言精炼简洁、节奏起伏跳荡的要求,也体现了自由美,对称美的视觉快感。我完全不敢相信,在今天这个对诗歌嗤之以鼻的年代,我竞然沉醉得那么深,甚至忘记了自已除了艰难的生存,还要交纳养老金,不知是这个时代潮讽我,还是我正在丧失了自己的理智和行为,我完全可以把自己的遭遇,全部怪罪于诗歌,直到同诗歌彻底的决裂,可是我从骨子里就离不开它,所以我才变成了一个是真正的疯子,比李白还要疯一百倍。
       我个人认为诗歌的作用,我觉得首先应该是哲理的。隽永的小诗,带着令人沉思的智慧。诗歌在人类的传诵中,传递的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一种思维的方式。或者在诗歌和所有文学的影子里,寻找一种叫做永恒的可能性。这就是我关于痴迷于写诗歌的想法,难道那2500年前的《理想国》的作者柏拉图,不是在我们的思维里一次又一次的存在吗?如果在另一个维度,能有另一种存在方式,那么谁又说那些让世人传诵千百年的思考,不是一种永恒的可能性呢!我们的存在只有百年,但这百年匆匆而过的日子是多么的让人乏味和恐惧啊!但诗歌和所有文学的思考,让我们的存在具有了这样一种在时间之外存在的可能性。就如那些2000多年前记述下来的思绪,而今,流过我们的唇、我们头颅。或者那些写过的,但流失了的思绪和文字,我们虽然不能够看到和读到,但他不是一样如诗人的名字一样,在风中被传诵吗?所以,这也是我坚持追求的理由,如今这个世界的有些所谓诗人,他们象我一样就是一个白痴。实际上很多人整天的疯写也没有写出什么句子,但你能否定他们诗的存在吗。
  在中国文学的初始阶段,诗歌是以正统文学的地位出现的,但在后来几千年文坛的风云变幻中,文学形式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经历了无数次血雨腥风的变革,诗歌离它的起点已经越来越远了,这可能是一种进步,但进步到一定程度时,我们还需要利用倒退来进行总结和反思,只有返璞才能归真。这就好比我们每天都吃着鱼肉海鲜,有时也会怀念艰苦岁月里那些甜到了心灵深处的白萝卜。诗歌和服装市场一样,也讲究当随时代潮流,可如今的诗歌像极了我的命运,面临在绝境的路上必须何去何从?诗歌路在何方?这恐怕是那些所谓的诗人和文学大家们必须深思的问题了。
  对诗歌的认识我可能与世风有些偏差。我没有受到过很好的教育,关于文学关于诗歌,我也从不没有想过去探究关于诗歌的理论等等的欲望。我虽然每天都在糊里糊凃的状太中写诗,但我一直觉得,我们的生活就是一部用我们自己写就的诗歌,因为我坚信诗歌不是妓女,诗人不是嫖客,读者也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我只希望我们民族的诗歌能少一些从群众中来再回到群众中去的障碍。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