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81阅读
  • 3回复

[原创作品]年的记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闹闹
 

— 本帖被 福多多乐 设置为精华(2018-02-14) —
                              年的记忆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风卷那个雪花在门那个外,风打着门来门自开,我盼爹爹快回家,欢欢喜喜过个年,欢欢喜喜过个年······”
        这是歌剧《白毛女》里的经典唱段,茅草屋、土坯房,纸糊的窗棂上贴着迎春的大红剪纸窗花,北风紧吹,雪花纷飞,喜儿身穿红袄蓝裤子,梳着两条乌黑的大长辫子,在院子里边舞边唱。


        光阴荏苒,岁月流逝,多少年过去了,今天在网上看到这个场面,听着这个歌声,还是那么亲切,还是那么让人激动不已、心潮澎湃。
       《白毛女》这个剧目有京剧、歌剧、芭蕾舞剧、说的是旧社会的黑暗,杨白劳、喜儿父女俩的悲剧人生,反应的是旧社会可以把人变成鬼,新社会可以把鬼变成人的这一主题,但今天我写这篇文章要说的可不是这些,而是它与“年”连在了一起,通过喜儿对“年”的企盼,便联想到了我们这一家人、以及我从小到现在过“年”时的情景。


        父母生养我们兄妹四个,我与弟弟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两个妹妹出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家住农村,那时候正是生产队合作化期间,家家户户都不富裕,物质比较匮乏,大部分人家住的都是土坯茅草房,生活虽然很窘迫,却苦中有乐。每当春节临近的时候,打扫卫生,扫除屋内的灰尘,墙壁糊上新的报纸,换上瓦数大的灯泡,使屋内焕然一新。做豆腐、蒸年糕、开始有了年味,生产队供应每户人家几斤面、几斤猪肉。写春联、贴春联、贴窗花,贴年画、男孩子放着鞭炮,女孩子穿上新衣裳,迎接新年的到来。
        锣鼓喧天,唢呐奏响,高跷队、跑旱船、大头人、孙悟空、猪八戒、白骨精、东北大秧歌挨家挨户前来拜年。晚上,孩子们拿出纸糊的灯笼,里面点上蜡烛,拎在手里,跟在秧歌队的后面转。有时候还能放映几场电影,生产大队部的院子里人山人海,大人小孩冻得跺脚有声、瑟瑟发抖,却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除夕的晚上,每户人家都能吃上一顿肉,大年初一的早晨吃上一顿饺子,正月十五还能吃上一顿饺子,“年”就这样过去了······


        八十年代初期到九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到来,农民有了土地的自主权,产下的粮食可以卖钱了,再也不像生产队大锅饭时辛辛苦苦劳动一年,却得不到几个报酬的时候了,头脑灵活的人办起了养殖、搞起了生意、做起了买卖,日子开始好起来,尤其是过年的时候,更有一番温馨、热闹、红火、兴奋的景象。
        杀年猪、杀年鸡、赶大集、挂红灯、放烟花、放鞭炮,“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炊烟缭绕、吉庆扑门,灶膛里架上劈柴,烈火燃烧、热气腾腾,铁锅里烀肉炖菜,蒸馒头、煮饺子;火炕上,放上方桌,阖家团圆,品尝着年夜饭,举杯庆贺新年的到来。除夕的夜晚,全家老小喝着茶水嗑着瓜子守在黑白电视机前看春节联欢晚会。电视剧《西游记》、《霍元甲》、《射雕英雄传》、《渴望》等,成为那个时期人们津津乐道、永恒不变的话题。
        初一的早晨,大人小孩走街串户,“过年好!过年好”!互相问候,给年长者辈分高的长辈拜年。生活不再象六七十年代时过回年只吃两顿饺子一炖肉那样清苦,好东西可以从除夕吃到初一,从初一吃到十五。
        除夕的那一天,若飞雪飘飘,覆盖田野大地,则蕴育着来年风调雨顺,更增加“年”的温馨与和谐;若风和日丽、阳光普照,更感觉出春的脚步、年的暖意。


        进入二十一世纪,农村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一些年轻人不愿意留守家中,种那几亩田地,纷纷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谋发展。弟弟妹妹们在城市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职业,而且买了楼房,过上了新的生活。前些年父亲去世了,母亲搬到了弟弟妹妹家安享晚年。这几年的春节我们都是聚在妹妹家过的,宽敞的楼房、舒适的环境,大床、沙发、墙壁纸、厨具、煤气、自来水、地板、地热,再冷的冬天也不怕外面的寒冷,室内气温达到零上二十多度,穿件单衣就可以了。不再有农村做饭时的烟熏火燎,就连卫生间都在室内,方便快捷,不再有农村上厕所时冻屁股的感觉。
        过年的时候,米、面、油、肉、蛋、奶、糖、茶、酒、蔬菜、水果、坚果、饮料,应有尽有,尽情地享受着物质生活带来的幸福美好,可是却没有了农村那种贴春联、放鞭炮、挂红灯的热闹场面;没有了在大年初一早上,父老乡亲、左邻右舍前来拜年的情意氛围。整个春节我们家的几个人过的安静、自然。五十多寸的大彩电挂在墙上,没人仔细看,上百个频道丰富多彩,各类综艺节目、电影电视剧引不起任何兴趣,没有人谈论电视里演什么节目,失去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看黑白电视的那种新奇快乐的兴奋心情。


       从《白毛女》中喜儿的过年,从各个年代不同时期的过年,从农村到城市的过年,每个时期每个不同地点、不同环境的过年,都有着不同的感受,可我们与喜儿过年时的那种高兴劲儿相比,似乎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爹出门去躲债,整七那个天,三十那个晚上,还没回还······”除夕是阖家团聚、共同守岁的时刻,爹爹出门躲债,至今未归,悲苦中带着感伤,新年的到来又给喜儿带来内心的喜悦。
      “卖豆腐赚下几个钱,爹爹称回了二斤面,带回家来包饺子,欢欢喜喜过个年,哎······过呀过个年”,二斤面包顿饺子,就能欢欢喜喜过个年?与我们今天丰厚的食物相比,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可我们未必有喜儿那样高兴。
      “人家的闺女有花戴,我爹钱少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给我扎起来,哎······扎呀扎起来”,喜儿晃着脑袋,照着镜子,二尺红头绳把自己妆扮的更加漂亮,更有过年时红红的喜庆。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天的妇女丢弃了梳辫子的朴素自然美,更不知红头绳为何物,追求的是潮流发型、穿衣时尚,可未必有喜儿扎红头绳时的那种幸福感。
      喜儿,一个天真朴实的少女,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怀着对幸福人生的追求,在新年到来之际,包顿饺子二斤面,二尺红头绳扎发间,就欢喜的不得了,要是放在物质丰足的今天,她应该甭提多高兴了,除此之外,喜儿还有更值得赞赏的内心情感,那就是热爱生活的精神世界。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我盼千家万户都团聚,欢欢喜喜过个年!


                        中国无障碍促进网铁岭县分站   刘春伟(闹闹)
                                                                    写于2018年2月14日


离线福多多乐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2-14
通过不同的阶段,写出各个阶段过年的不同。一幕幕情景展现在眼前,就象电影回放一样…
过去虽然物质条件不怎么好,但有过年的味道;现在物质条件好了,反而年的味道越来越淡了,大概是现在的生活好了,平时就和过年一样,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由盼过年到过年就象过礼拜一样了…看了此文随便想到的。
写的好!
离线一阵风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2-15
文笔功底深,写的特棒。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2-1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