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64阅读
  • 4回复

[原创作品]稻草清香里的记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徐勤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 本帖被 闹闹 设置为精华(2017-12-31) —
稻草清香里的记忆
文/徐勤

      捺山那园第四届稻草艺术节开幕那天,友人邀我一起去参观,我因为身体有恙,未能成行,错过良机,有点遗憾。后来从他们现场发来的图片中看到,今年的稻草艺术节,除了以往用普通稻草、草绳精心编织的十二生肖、关公、唐僧师徒四人等作品,又增添了许多新的作品,个个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其中主打新品八爪鱼如庞然大物一般,屹立在道口,前两只爪子合掌作迎宾状,鲜活可爱。友人说这是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家,花了十天时间巧手制作的,老人家此刻也在现场。她们或坐在八爪鱼臂膀上、或钻进八爪鱼肚子里伸出头、或从八爪鱼头顶上探出身,摆出各种造型,拍了许多美照,唯独没有一张老人家的影像。或许是老人家拘于原生态,不太适应眼前这种高科技照相,不愿意照;又可能是友人们出于敬畏心理,对老人家只有仰视,不敢造次。但我想:他一定是个饱经风霜、勤劳朴实、温纯忠厚的慈祥老人,如同我记忆中的外公模样。
       一想起我的外公,心中就荡漾起自豪的涟漪。外公当年可是四乡八邻都知道的能人,有一手编结的好技艺。屋后茂密的竹子,砍几棵回来,用篾刀劈成粗细不一、长短不等的篾条,拿粗砂纸打磨几下,围上青布裙,坐在小凳子上,把材料放在膝盖上细细地编,小半天工夫就能编出一个美观实用的篮子。箩筐、竹匾、竹筛、簸箕,他都编得得心应手,样式精美。逢集时挑到街上去卖,很快被一抢而空,因为外公不跟人计较价钱,所以落了个好人缘。
       外公还会用稻草打草窝,打草捂子——一种农耕时代的保温用具,在煤炉上用钢精锅煮好的饭、炖好的烫可以放在里面,上面再盖上一层用旧衣、旧棉花缝的垫子,外形像草窝,但比草窝小好多,圆形,有底——编草帘子,编草鞋。稻草在那个年代是最普遍而不可缺的“实用型财物”。每年秋收过后,外公都会把队里分得的稻草晒干,然后分类。选一些齐草捆成一把一把的,挂在柴房的毛竹椽子上,留着来年拔秧时扎秧把子;选一些干净厚实的稻草捆好,码在柴房里,留着冬天铺床,扎草窝等等;剩下的稻草用草绳一个个捆好,在山墙头堆个大草堆,冬天烧锅煮饭就指望它了,如若不够烧,表姐表哥们放寒假时,会去山上划些松毛、捡些枯枝干藤回来贴补。
       外公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但都上过私塾,外公说女儿也当儿子养。后来妈妈嫁给了当兵的爸爸,婚后还去月塘的农中进修半年,成了全公社唯一的女生产队会计。小姨留在家里入赘了小姨夫撑门立户。妈妈虽然大,却因生育迟,以至于我们家姊妹比表姐表哥小了好几岁,所以外公格外地疼爱我们,每年的初冬都会选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来我家扎个新草窝,给他疼爱的外孙、外孙女在数九寒天有个避寒的好去处。每次外公来扎草窝,都会用板车装上在家扎好的草捂子、炒好的花生和扎草窝的稻草。我家也有稻草,但外公说没他选的好。又因为新扎一个草窝,稻草要打湿了才好扎,不然扎的时候稻草会断,那扎好的草窝拖来太笨重,所以外公就自备稻草来我家扎。
       院子里,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外公全神贯注地扎着草窝,地上铺着打湿的稻草,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哥哥伏在小桌子上,认真地写着新学会的“大、小、人、上、下……”;妹妹坐在哥哥对面,乖巧地吃着奶奶给她剥好的花生;妈妈在她的房间里,算盘打得劈啪响,办公桌上堆着厚厚的账本,冬耕过后,庄稼人终于有闲暇时间了,可妈妈不能闲,生产队许多收支明细账等她去算呢;爷爷奶奶在厨房里,一个灶上忙活,一个灶下烧火,笑意盈盈,饭菜飘香,亲家公来了,怎能怠慢?爸爸从部队转业后,到地区汽车运输公司担任领导工作,不常回来,家里“有工有农,赛过富农”,中午一大盆青菜烧肉是必须有的。很幸运,在那个物质贫乏的计划经济年代,我们家与苦日子擦肩而过。
       我站在外公对面,一边吃着外公带来的花生,一边看外公很用力地扎草窝。偶尔递上一两颗剥好的花生送他嘴里,外公总是满足地夸我:“我乖乖有用!”手却不闲着。他拿着穿上一小撮稻草的烘钩(一种扎草窝的工具),使劲地从草窝雏形外面的空隙插进里面,然后再把稻草抽出来,里外分成一样长,打成结,再串上稻草,再……外公就这样不厌其烦地一层一层,一圈一圈地往上编结,阳光洒在他饱经风霜的脸上,照亮了微微渗出的汗珠,一种慈祥顷刻晕染开来,和着空气中飘荡的稻草清香,携着厨房里飘出的饭菜醇香,在院子的上空凝聚成悠远绵长的爱和其乐融融的暖。
       外公是因为一次意外而离世的,临终前一句遗言“不要去找人家,这年头大家活得都不容易”,避免了两家之间更大的伤害。多么善良的外公啊!每每想起这事,我都禁不住泪流。
  外公出殡时,庄上的男女老少全都来相送。妈妈和小姨撕心裂肺地哭,我也跟着哭,年少,不懂生离死别的痛,只晓得以后没有外公可亲了。当丧主给我们孝子孝孙拿上哭丧棒、腰间系上草绳时,我哭得更凶了,我最亲爱的外公真的要离我而去,再也见不到了。
       从此,风景秀丽的大铜山东南坡的半山腰上,多了一座我永远思念的坟茔。
       人死后出殡,为什么孝子孝孙腰间要系上草绳这个习俗,我至今也不清楚有什么特定的含义。但我想:当一个人遇到危险时,能有旁人及时伸出援助之手,被救之人就会暗自庆幸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延伸到葬礼上,是不是就寓意着逝去的长辈对下代的护佑呢?也许我的想法有些迷信,有些牵强,但我愿意这样想。我愿意相信我后来能从生活的劫难中脱离出来,全是稻草系着的那一头的外公,在冥冥之中保佑我。
  外公离开我们将近四十年了,这四十年来,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退出历史舞台的稻草,几经轮回,在生活富裕的当今社会,又以艺术的形态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人们用丰富的想象力创造出各种稻草艺术品,充实着精神生活的空缺,捺山那园稻草艺术节上扎八爪鱼的老人就是其中的一员,他和我的外公一样,是我国几万万勤劳智慧、淳朴善良的农民的缩影,他们延续着稻草精神,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卑微到灰烬,却始终保持着奉献的姿态;他们带着生活的本真,坦然淡定地度过一生。
        有些记忆虽然发生在昨天,但无论光阴如何流转,都无法冲淡曾经拥有的爱和丰盛。而今因为稻草,我又将童年的幸福重温一遍,就像在寒冷的日子里看到了太阳,心不知不觉暖洋洋亮光光。
       愿我的外公在遥远的世界里一切安好,愿天堂里也有稻草清香!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离线闹闹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31
       散文《稻草清香里的记忆》写的实在是太精彩了,作者开始借用捺山那园第四届稻草艺术节开幕这一话题,引出一位耄耋老人,他是稻草艺术制作高手,然而话题一转,进入正题,来写自己的外公,说自己的外公也是稻草技术艺能的高手,会编织很多稻草生活用品,并与自己的亲人、家庭成员联系在一起,感情真挚,生活气息浓厚,紧扣主题,句句离不开稻草,就连外公去世都与稻草相关连,最后结尾话题又回到捺山那园第四届稻草艺术节扎八爪鱼的老人身上,并说他与自己的外公一样,是中国几万万勤劳智慧、淳朴善良农民的宿影,他们像稻草一样,化为灰烬,奉献自己。
       我想起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范仲淹在写《岳阳楼记》之前没有到过岳阳楼,根本没看到岳阳楼什么样,他的散文名篇《岳阳楼记》是参看好友滕子京寄来的岳阳楼绘画写就的,从而借此进一步抒发了“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人之忧而忧,后天下人之乐而乐也”的感慨;散文《稻草清香里的记忆》似乎与《岳阳楼记》有异曲同工之妙,作者没有亲临捺山那园第四届稻草艺术节现场,所见到的稻草艺术作品是从照片中得来的,便联想到自己的外公,如几万万农民一样始终保持着奉献,安定坦然地度过一生。
前者是对国对民对天下的感叹,后者是对外公、对稻草,对几万万农民的赞赏。

离线徐勤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12-31
回 闹闹 的帖子
闹闹:       散文《稻草清香里的记忆》写的实在是太精彩了,作者开始借用捺山那园第四届稻草艺术节开幕这一话题,引出一位耄耋老人,他是稻草艺术制作高手,然而话题一转,进入正题,来写自己的外公,说自己的外公也是稻草技术艺能的高手,会编织很多稻 .. (2017-12-31 20:57) 

谢谢刘哥精彩的评论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离线福多多乐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12-31
该说的闹闹都说尽了。总之非常好!情深深,意浓浓。人物刻划的非常成功。
祝楼主新年快乐!

离线徐勤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1-01
回 福多多乐 的帖子
福多多乐:该说的闹闹都说尽了。总之非常好!情深深,意浓浓。人物刻划的非常成功。[表情]
祝楼主新年快乐!
 (2017-12-31 23:24) 

谢大哥的鼓励,元旦快乐!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