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94阅读
  • 2回复

[原创]永远的乡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一叶小舟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6
— 本帖被 福多多乐 设置为精华(2017-12-26) —
永远的乡愁

李爱军


    说实话,以前我并不知道余光中是谁,也没有读过他的诗歌与散文。偶然的一次,我在电视上听到一首小诗《乡愁》,立刻被吸引住了,被感染了,被震撼了。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我闭上眼听,眼前浮现一幅幅画面。青年学生离开家出去求学,只有一封封家书述说着对父母的思念,一张小小的邮票是那个时代普遍的记忆。一对年轻的夫妇新婚不久,新郎就要出远门了,是经商?是留学?是当兵?……一张窄窄的船票述说着离别之苦、思念之情。当游子千辛万苦回到家乡的时候,年迈的父母早已离世,矮矮的坟前,跪拜的是孤独的身影,洒下的是愧疚的热泪。而世上最令人唏嘘、难过的亲人别离,莫过于大陆和台湾的分离,一别就是几十年,两岸民众翘首以盼:两岸何时能统一?
    这首《乡愁》短小精炼,通俗易懂,用大众化的语言,道出了最真挚的情感;层层递进中,思想不断升华,从个人的小乡愁,升华到民族的大乡愁,境界之高,无人能及。
    这是谁写的?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于是,我打开电脑,上百度搜索,答案立现:
    余光中,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学者、翻译家,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定居台湾,因母亲原籍为江苏武进,故也自称“江南人”。《乡愁》是余光中漂泊异乡、游弋于海外回到大陆后所作的一首现代诗。
    一首《乡愁》就征服了我,我成了诗人余光中的粉丝。那么,诗人还有什么佳作?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开始搜索,开始拜读。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愁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诗言志,歌咏情。亲情、乡情、爱国之情成为余光中诗歌创作的主要方向。《乡愁四韵》,诗人炽热的思乡爱国之情犹如一根红线,将富有民族特色的长江水海棠红雪花白腊梅香四组意象有机地组织在一起,达到了思想性与艺术性的完美结合。
    拜读余老先生的作品,不难发现他拳拳爱国之心和浓浓的思乡之意。让我们再来欣赏欣赏余光中老先生的散文《听听那冷雨》。
    惊蛰一过,春寒加剧。先是料料峭峭,继而雨季开始,时而淋淋漓漓,时而淅淅沥沥,天潮潮地湿湿,即连在梦里,也似乎有把伞撑着。而就凭一把伞,躲过一阵潇潇的冷雨,也躲不过整个雨季。连思想也都是潮润润的。……
    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中国也好,变来变去,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磁石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因为一个方块字是一个天地。……
    大多数的雨伞想不会为约会张开。上班下班,上学放学,菜市来回的途中。现实的伞,灰色的星期三。握着雨伞。他听那冷雨打在伞上。索性更冷一些就好了,他想。索性把湿湿的灰雨冻成干干爽爽的白雨,六角形的结晶体在无风的空中回回旋旋地降下来。等须眉和肩头白尽时,伸手一拂就落了。二十五年,没有受故乡白雨的祝福,或许发上下一点白霜是一种变相的自我补偿吧。一位英雄,经得起多少次雨季?他的额头是水成岩削成还是火成岩?他的心底究竟有多厚的苔藓?厦门街的雨巷走了二十年与记忆等长,一座无瓦的公寓在巷底等他,一盏灯在楼上的雨窗子里,等他回去,向晚餐后的沉思冥想去整理青苔深深的记忆。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


    老先生的散文很长,足有四千字,以上只是节选一小部分。文章似乎通篇都在写雨,但是透过冷雨,看到了作者的愁,那是离愁。散文抒写的就是深深的思乡情绪,这种乡情主要是通过雨声的描写流淌而出的,借冷雨抒情,将自己身处台湾,不能回大陆团聚的思乡情绪娓娓倾诉。读后,令人感动不已。
       20171214日,大诗人余光中因病在台湾去世,享年90岁。一时间,悼念的文章铺天盖地,许多读者都在朋友圈转发,大家都在祈祷,余老先生一路走好!
    我默默地重温他的作品,大声朗诵他的《乡愁》。《乡愁》,永远的乡愁,这是余光中老先生留给我们的千古绝唱。
    我敢说,随着余光中老先生的去世,这个世上再没有人能够写出超越《乡愁》的乡愁。
    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海峡两岸的广大民众一定会走到一起,齐声朗诵《乡愁》。    
    那正是,两岸统一喜庆日,齐诵乡愁告余翁。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蜗牛的葡萄”)











离线福多多乐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26
此文甚佳。我也是余光中老先生的粉丝。
离线扬州一怪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12-2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