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53阅读
  • 1回复

[转帖]打破歧视性的“体检标准”,才能“每个梦想都开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福多多乐
 


来源:红网 作者:陆湘敏
林传华在平潭翰英中学授课时的情形。

福建连江县一私立学校残疾人教师林传华,参加当地公办教师统招,总成绩第一,因身体残疾被教育局拒录,此事在各方关注下迎来转机。8月9日晚,福建省教育厅网站转发一份岗前培训通知,林传华已在连江县2017年拟聘用的新任教师名单中,岗位是“小学科学教师”。该厅称,连江县教育局的决定“对政策理解不全面、不准确”,现正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研究修订《福建省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8月10日 澎湃新闻网)
一波三折,事件总算有了一个让人欣慰的结果。然而回望一下“拉锯”的过程,人们又不免五味杂陈。当初,连江县教育局仅仅因为林传华不符合省教育厅颁布的体检标准,而拒绝录用一名身残志坚、品行和业务素质堪当其任的老师,理由是多么站不住脚。的确,根据《福建省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第十二条,“右手腕以下部位缺失”的林传华是不合格。但林传华乃残疾人,且已取得初中教师资格,省厅的体检标准又怎能凌驾于《教师法》《残疾人保障法》《福建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办法》等法律法规及教育部门最新颁行的规章制度之上呢?事件启示我们,基层执行者,需要根据变化了的情况进行灵活变通;更重要的是,各种带有歧视性的职业招录体检标准,都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为此,各地应立即着手清理一切凌驾于上位法之上、落后于时代精神、带有明显歧视性的职业招录体检标准及办法。古人说,世易时移,变法宜矣。可以想见,招录体检标准存在缺陷的不会只有教师这一行业。只有举一反三,推此及彼,从顶层设计上优化残疾人的就业标准,阻断傲慢与偏见的各种来源,弱势群体才有能力规避伤身又伤心的人生际遇。
同时,这样的“变法”“修规”还应在全国层面上形成联动。福建省教育厅表示将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研究修订《福建省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这无疑开了个好头。可放眼全国,在教师资格或其他职业资格申请人员体检标准中,存在排斥残疾人、与法律精神相悖情形的,又何止福建一省?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些地方对残疾人就业设置障碍的所谓“体检标准”,虽不构成实质意义上的违法,但确是对社会责任的轻贱。对这样的乱象说不,如果仅福建一地奋起谋变,而其他地方无动于衷,福建的“清醒”将处在其他地方的“糊涂”包围中,福建的努力,将会在人文进步的大格局中显得微不足道。而且,福建努力的成效,也将会在它与外界的互动中抵消离析。
更何况,“变法”“修规”的导向作用,其所传递的价值观念与社会准则,也应是全民族普适的。因此,抵制就业歧视,本就应全民族一气同声,由福建单打独斗,实不公平。
或许,只有打破“一省一标准”的现状,建立起排除残疾人歧视的全国统一的职业资格申请体检标准,从制度层面将对弱势群体创业就业时的临时温情转化为长效关爱,林传华们的故事,才能完美演绎“每个梦想都开花”的时代精神。

歧视残疾人的教师体检标准从何而来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艾萍娇

福建平潭人林传华年幼时因事故导致右手掌缺失,被认定为肢体二级残疾。今年4月,林传华参加福建省教师招考,应聘连江县小学科学教师,获笔试76.13分,面试81.74分,总成绩78.94分,在其报考岗位中排名第一。7月24日,他接到来自连江县教育局人事科的电话,对方告知,由于其体检不合格,无法录用。
福建省残联得知林传华的情况后,曾发函至连江县教育局,希望他们能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关爱残疾人。根据福建省教育厅制订的《福建省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简称《办法》),县级教育部门按省教育厅出台的体检标准执行,这从执行规定角度讲是没有问题的。这一事件的关键在于,福建省教育厅制订的《办法》就不合法,需要追问的是,当初制订这个《办法》时,是否听过省残联的意见?是不是只是由省教育厅一家出台这个《办法》?
涉及所有受教育者、劳动者平等教育和就业权利的规章、制度,究竟该怎么制订?如果有关部门各自为政,就由本部门制订有关规章、制度,完全可能出现的情况是,部门规章只是考虑部门利益,与上位法冲突,而且各部门的规章并不衔接,甚至可能打架,如此一来,维护受教育者和劳动者的平等权利就很难落地。
拿残疾人的平等受教育权和劳动权利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在职工的招用、转正、晋级、职称评定、劳动报酬、生活福利、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等方面,不得歧视残疾人。这是教育部门、劳动人事部门制订具体用人政策的基本法律依据。以此审视《福建省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检标准及办法》,显然涉嫌与上位法抵触。该《办法》第十二条规定,“两上肢不等长超过5cm,脊柱侧弯超过4cm,肌力3级以上、胸廓畸形、肢残或体残者,不合格。”这是明显歧视残疾人。该《办法》究竟是怎么出台的?在制订、出台过程中,有无其他部门比如法制办、残联等参与?如果参与了,为何没有机构、人员对这样的体检标准提出异议?
值得注意的是,林传华2011年7月从宁德师范学院毕业,取得了宁德市蕉城区颁发的《教师资格证》,具备初级中学教师资格,任教学科为物理。2011年9月至2017年,他任教于私立学校平潭翰英中学,担任班主任及初中物理组集备组组长等职务,所带班级物理成绩名列前茅,其本人于2012-2013学年获得“优秀教师”称号。这说明两点,其一,省教育厅制订的教师资格申请人员体检标准,和申请教师资格证的标准并不一致;其二,林传华的从教经历表明,他是完全可以胜任教师职务的,没有理由说公办教师的体检标准就比民办教师高。
发生这样的事件,主要责任在于省级教育部门,而非县教育部门。连江县教育局一名负责人表示,招考录用都是根据省教育厅下发的文件来执行,对于此事,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从执行规定角度,地方教育部门如果放宽标准,对林传华进行“照顾”,很可能引起其他应聘者的不满、投诉。因此,需要追究的是省教育部门制订歧视性政策的责任,并要督促其删除不合法、不合理的体检要求,这是从根本上保障残疾人的合法权益。
近年来,我国一直倡导教育公平、就业公平,但保障残疾人的平等教育权和劳动权,在实践中还存在理念、制度、投入的滞后。在理念方面,一些地方政府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区别对待残疾人的思想,在制度设计时没有充分考虑残疾人的合法权益,加之保障残疾人合法权益,需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诸如建设无障碍设施),所以不论是具体政策还是制度,都还有歧视残疾人的规定。这些都需要进行系统的梳理和清理。







离线扬州一怪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8-1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