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28阅读
  • 0回复

[转帖]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呼吁互联网产品建设“盲道”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福多多乐
 

写了11年计算机代码,蔡勇斌面前的电脑屏幕几乎没有打开过。


  因为6岁的一次意外,他的双眼近乎失明,从此,他开始学习用耳朵来“认识”世界。敲代码的时候,他靠读屏软件读出屏幕上的信息;给电脑重装系统,他也靠耳朵听着电脑主机里光盘的转速,判断重装进行到哪一步。


  他是国内第一批信息无障碍工程师,“呼吁互联网产品在规划时就考虑‘盲道’”。这个因为视力在现实生活中处处受限的年轻人,坐在键盘前两手可以打得飞快。动辄几百行、最多有上万字符的代码可以在脑海中清晰重现。


盲人朋友正在借助工具访问电脑


  借助读屏软件,蔡勇斌用耳朵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对着黑色的屏幕写下了一个又一个软件,其中用户最多的一款软件叫“PC秘书”。网购、刷微博、逛贴吧、查股票行情……软件功能上百项,视障者几乎可以在上面进行所有网络操作。甚至,借助这个软件,视障者可以和视力正常的人一样,在网上打纸牌游戏“斗地主”。


  这在以前,几乎不可想象。蔡勇斌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第一次听到QQ收到消息时响起的“滴滴滴滴滴”的声音和加好友的咳嗽声,都能兴奋半天,因为他听说这种声音能让人“和全国各地的人交上朋友”。但那时的读屏软件还很不发达,坐在电脑前,蔡勇斌只能用记事本软件打字。


  那时候,刚刚遭遇意外的他很少出门,整天“一个人闷着”,最大的生活乐趣就是在家听听电视节目。上学的盲校一个班只有4个人,从小到大就那么几个同学。而且,同学们以后的道路似乎也早就安排好:去不同的地方当按摩师,似乎是所有人默认的谋生方式。


  但是他不想做按摩师。失明后的很多年里,蔡勇斌不愿意用盲杖,宁可不领政府的福利,也坚持10年没去办残疾证,因为心理上“没有完完全全接受自己是盲人”。电脑成了小男孩烦闷生活的出口。


  国内很少有开发者写软件时会考虑虚拟世界里还需要“盲道”,蔡勇斌就学着自己铺。他发现,原来自己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视障者都会遇到的麻烦。
“其实,像我们使用的Windows、安卓还有iOS这些操作系统,底层都是支持信息无障碍的。”蔡勇斌介绍,“一些发达国家都有立法规范,产品开发阶段必须考虑无障碍优化。”可是,在国内,有视障者向软件开发团队反馈问题,对方常常惊叹:“盲人?盲人怎么用啊?”


  “有些人的确就是对盲人有刻板印象,”在蔡勇斌如今工作的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他的同事王孟琦说,“他们就觉得盲人是不可能作出这种超出预期的事情。”
在为软件开发斗地主功能之前,蔡勇斌也认为“这个不可能”,因为斗地主游戏里只有图片,没有文字,读屏软件完全没法识别。过了一两年,蔡勇斌的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发现这个功能也可以实现。


  他在帮视障者朋友解决问题中找到一种“解题”的快感。最兴奋的时候,他学会一项新技术,能在黑色的屏幕前坐上“超过24个小时”。


  制作“PC秘书”的启动声音时,蔡勇斌特意到网上下载了一款音效,作为背景音合成进去,让它“听起来更生动点”。


  如今,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碰到之前完全不认识的人,对方打开电脑,蔡勇斌耳边忽然响起这个熟悉的声音,他说自己每次都会“非常感动”:“那种心情真的没法用语言形容。”不过,他会按下心里的激动,不告诉别人自己是这个平台的开发者,希望能从对方口中听到真实的评价。


  曾经有一位全盲的老年用户告诉蔡勇斌,希望“PC秘书”能增加一个功能:每天太阳升起和落下的时候,让软件用语音提示一下。


  因为是后天失明,而且到现在也还依稀能分辨白天黑夜,蔡勇斌说,这个功能技术上没有什么难度,但是自己从来没想到有人有这样的需求。


  直到这位老人提出来,他才明白,对这些从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光亮的人来说,知道白天黑夜,就能感觉离这个世界更近了一些,这本身也是一种很大的安慰。


文章来源:中国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