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99阅读
  • 1回复

光明网评论员:让残疾人感受到城市的温存  光明日报 百家号|07-02 16:00 关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福多多乐
 




光明网评论员:前些天聚讼纷纭的残疾学生“带母上清华”事件,引发了舆论对残疾人帮扶机制和照护体系的关注。但有些现实景象,并不像残疾学生“带母上清华”那样温情流淌。

据报道,在深圳已经生活了近20年的盲人肖光庭,本想通过人才引进入户政策(在职人才引进,需积分)入户深圳,其积分也早超过了入户要求,但因是盲人,他体检不合格,因而无法入户深圳,只能始终是个“外地客”。他为此打了两年官司未果。无独有偶,今年被深圳团市委、青联评选为2017年“深圳好青年”的盲人刘天华,也同样积分达标却无法入户。作家里帕尔玛说:“希望从来也不抛弃弱者”。可在肖光庭、刘天华们这,落户深圳的希望无疑是抛弃了他们这类弱者的。他们想扎根深圳,可现实却动辄将他们打回“身如浮萍”的原地,人为壁垒让他们的努力白费。像肖光庭,2012年9月底之前,他考证、缴纳社保等,为攒够积分而奋力,可一个“体检不合格”就轻易将其筛掉,之后几年尽管他仍在积极争取,可他身上的“外来户”封印仍难解除。
这让残疾人们沮丧,也令公众感到遗憾:积分入户原本是撬开户籍坚冰的渐进改革举措,可如今却对部分残疾人合上了大门,这显然有违积分入户的“平权”初衷,也跟《残疾人保障法》中明确的“残疾人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家庭生活等方面享有同其他公民平等的权利”相悖。某种程度上,它是在留下社会正义的盲点。社会正义有个显性表征就是“弱者关怀”。按罗尔斯的说法,社会制度和政策等要充分照顾处境不利者的利益,给“最少受惠者”补偿。处在“老弱病残孕”几大弱势群体中的残疾人,本该在制度设计和政策制定中得到应有的关照。
积分入户在设计时,并未给残疾人太多的“特惠”举措,那些盲人的积分之路本就比常人更难。换言之,跟常人适用同样的指标和分数,对他们而言其实是更高的门槛。在此情境下,再用“身体健康”的门槛将他们拦在外面,实在难言公平合理。当地有关方面可能觉得,自己是按章办事,不存在故意刁难歧视:《深圳市拟引进市外人员体检标准(试行)》对双眼矫正视力等做了要求。这其实也是对2013年颁布的《深圳市人才引进实施办法》中明确入户基本条件“身体健康”的细化。盲人视力很难达标,自然也难合要求,如果搞通融,那无异于突破规则的特事特办。
可这个按照“能够胜任一般工作岗位要求”原则,对标公务员录用标准制定的体检标准,真的合理吗?正如专家竹立家说的,公务员的根本目标是为公共利益和公共群体服务,因此对公务员群体在身体健康程度有更高要求,无可厚非,但入户申请者只是普通大众,套用该要求不公平也不应该;而残障跟作为医学病症的身体不健康,也不该混为一谈。从情理上看,残疾人自立自强,为社会做着贡献,也该被鼓励,可本应被“特殊关照”的他们却遭到高门槛的排斥,实在令人遗憾。对在现代化方面走在国内城市前面的深圳,这也会拖其开放包容形象的后腿。
就眼下而言,显然有必要对具有普遍约束性、可以作为行政审批或许可依据的相关体检标准中的“视力要求”等条款,进行合法性审查,而不能以“不属于深圳规定的规范性文件”为由放弃审查。毕竟,相关体检标准不在“行政机关用来日常管理的内部文件或规定,不具备对管理对象的普遍约束性”之列的非规范性文件之列。更重要的是,城市管理者在提供公共服务时,应该多些“平权”和“弱者关怀”意识,多给予残疾人帮扶,而不是设置更高的门槛。若有了这种“人文本位”立场,也不至于对于残疾人合理入户诉求长期搁置,让积分入户的善意在维权之艰和讼累中被扭曲。
如果说,盲道和无障碍卫生间等是对残疾人群体的“硬件关怀”,那积分入户之类的公共服务就是“软件”。而让残疾人感受到城市的温存,也离不开这些“软件”的完善,也需要为其嵌入人本的“内核”。(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家号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05
    
人类不尽环保之责,拯救地球家园,迟早会自食其果!当流下你我他最后一滴眼泪时,已悔之晚矣!!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