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67阅读
  • 1回复

[转帖]我们长着一双手,按摩不是唯一的出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福多多乐
 






3月22日,广州白云区图书馆面向社会招募为视障人士录制音频读物的志愿者。                                                                                
3月23日,青岛公交集团给盲人乘客发放“盲文线路牌”
3月19日,154名视障人士成功挑战佛山西樵山马拉松
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截至2016年底,中国视障人士达到1300万人。与此同时,社会各界的关注也越来越多。那么现在广州的视障人士生活如何呢?记者走访了广州盲人学校和广州盲人协会推荐的社会视障人士,从爱情、家庭、事业三方面走近我们所不了解的世界。
广州市盲人学校从幼儿园到职业高中共296名学生,是全国人数最多的视障专科学校,通过入学测试后只需要缴纳伙食费。虽也教授文化课,但主要以盲人推拿专业为主,配以洗衣做饭等辅助的生活技能。个别学习成绩优秀者,可申请盲人高考。目前全国共有三所大学开设视障招生,分别是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宾州医学院、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课程主要以针灸推拿为主。

晚饭后练习打鼓的职高一年级男孩

学校按摩课
  “看不见”的咸猪手
在记者走访中,启明学校正在学习推拿的女生对此存在一些抵触心理...
“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职业”,刚结束推拿课的职高一年级关惠仪和记者说:“反正不想做按摩”。同班的刘旭敏从学姐那里听到的消息让她开始恐惧按摩:“顺利的话好好工作,一生也就过去了,要是不顺利,碰到哪个色狼大叔会被摸”。采访结束,刘旭敏用极小的声音拉住记者:“老师说按摩是我们唯一的出路,我们长着一双手,不只是给别人按摩的,我虽然是九零后,但终其一生也无法做自己想做的事。”

陈柳小在动物市场看狗
骑自行车的盲女孩
求学轨迹相反的陈柳小一直坚持在普通学校读书,职高毕业后几经周转从事速记师工作,平常也从事速记教学。她和记者说:“盲校很多不是全盲的孩子,也有很多有梦想的人,但他们可能没机会尝试很多东西,只和盲人接触,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多大。我现在还能骑自行车,如果当初听了老师的话,就没有这几年的自行车生活了。”
记者惊讶于陈柳小的日常完全和健全人无异,但她确实只有微弱的视力。询问原因,她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刚上初中的时候,英语课上老师让同学们念一段课文,并不难,但没有人主动起来。我举了手。念完课文后老师夸我发音好,没有人知道其实我是背出来的,我根本看不清课文。”采访最后这个坚强且幸运的姑娘和记者说:“在普通学校嘻闹的人群里,不能参与的寂寞才是真正的寂寞”。
考高分的目的是为了选个交通方便的学校张倩昕也同样在普通学校读书,非凡的经历几乎打破了所有视障人士的常规路线。以626分考入华南农业大学社工专业,后来被保送为本校研究生,创办了社会服务中心“融爱”,提出融合教育的重要性。张倩昕向记者介绍,当初分数出来的时候可选择的学校很多,在华农主要是因为旁边有地铁,自己更从没想过离开广州。张倩昕和记者说:“我的包里永远有一根盲杖,并不是真的需要,是我拿出盲杖的时候别人才肯帮我,这是大家的既定印象,社会为什么非要硬塞给我一支拐杖呢?”。

盲人父亲陈伟坚
  保障房里的时尚父亲
钢琴调律师陈伟坚能脱离按摩考上长春大学很大方面受到了社工的帮助。音乐表演专业毕业后,回到广州工作,上班时间在培训机构教智障孩子钢琴,周末兼职做钢琴调律。陈伟坚此前曾数次被《时尚先生》、《南方都市报》等主流媒体报道,俨然成了视障人士的楷模。谈到收入,要承担一个三口之家的他还是露出了生活的窘迫,和没工作的妻子、年幼的女儿住在每月八百元的保障房里。
“哪有人,生而坚强!不过是在一视同仁的社会里拼命工作生存下去”,一周工作七天的陈伟坚和记者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从当初的敏感到现在,心灵已经粗糙起来”。


字号减小字号增大

梦想成为钢琴家的男孩


张倩昕赶去参加社工开会
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晚年双目失明,他在诗集中说:“那消褪的黑夜,留在失明者的眼里。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论人生。”
转述张倩昕朋友的经历,一位竭尽所能对待任何学习、考试的盲人小伙,求职屡屡被拒后回到了按摩台。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4-20
      
人类不尽环保之责,拯救地球家园,迟早会自食其果!当流下你我他最后一滴眼泪时,已悔之晚矣!!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