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156阅读
  • 0回复

[转帖]全纳教育 让特殊儿童不特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福多多乐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自闭症儿童救助基金、北京市孤独症康复协会等机构于4月2日—5日联合主办“世界自闭症日十年盛典”以及“爱在蓝天下十周年艺术展”公益活动,促进人们对孤独症患者的关注和扶持。




“全纳教育”
“全纳教育”的概念于1994年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次提出,其内涵在于尊重学生个体差异,实施无排斥、无歧视的教育。在现阶段,我国全纳教育的推广仍面临经费不足、师资力量薄弱等种种问题,特殊儿童也主要是在特殊学校接受教育。那么,成都武侯区的实践具有哪些借鉴意义?从学校到社会,在全纳教育的推广方面还可以进行怎样的尝试和努力?

  课间休息的铃声响了,9岁的小柯在同学的搀扶下缓慢走出教室。尽管因中度脑瘫行动不便,但当她加入到嬉戏玩耍的孩子们当中时,脸上绽放的笑容依然灿烂夺目。

  在成都市武侯区,像小柯一样罹患脑瘫、自闭症等疾病和有学习障碍、情绪行为问题等特殊教育需求的儿童共计1000余名,其中九成以上就读于普通学校。“普通学校让特殊儿童能尽早融入正常环境。”中国教育学会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许家成教授表示,普通学校无差别地容纳所有学生,为特殊儿童提供正常的受教育机会,这就是全纳教育的理念。


从封闭到融入


  ■教育不能以残障与否对学生进行区别对待

  “特殊学校难以完全满足特殊儿童的成长需求。”四川大学心理卫生中心副主任黄颐表示,全纳教育提倡让特殊儿童在普通学校上学,通过观察学习正常儿童的行为模式并参与互动,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怕生人了,更懂礼貌了,吃饭前不但知道自己洗手,还会帮忙端菜、盛饭。”从特殊学校转入到晋阳小学半年后,智残儿童小叶的转变让父母倍感欣喜。如今,小叶不但完全适应了普通学校的学习生活,还跟班上的同学相处融洽,结交了不少小伙伴。

  现阶段,我国特殊儿童主要在特殊学校接受教育,比如,听障儿童上聋哑学校、盲人儿童上盲人学校。“这种方式有利有弊。特殊学校师资、设施集中,但不利于特殊儿童融入社会。”许家成教授表示,特殊学校是残障儿童比较集中的地方,使得每个儿童都难以在完成学业后快速适应外界环境。

  2014年,教育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特殊教育提升计划》,提出“全面推进全纳教育,使每一个残疾孩子都能接受合适的教育”。“从国际国内的成功经验来看,特殊儿童应该在一个尽可能融合的、更接近常态的环境中接受教育。”黄颐表示,教育从不以种族、性别来划分学生,同样也不能以残障与否对学生进行区别对待。

  探索实践证明,全纳教育对特殊儿童和普通儿童的成长效果是共赢的。“只要正确引导,特殊儿童就能激发普通孩子心中善良淳朴的一面。”武侯区科技园小学教师魏岱美发现,自从班上来了特殊儿童小雪,就连最调皮的孩子都会在她需要的时候搭把手帮忙。因为老师告诉他们,小雪患的病就跟我们感冒发烧一样,需要大家的爱护和照顾。


做专业“领路人”


  ■学校必须构建对教师家长学生的支持系统

  “在接受培训前,我们面对特殊儿童往往束手无策。”武侯区太平小学持有残疾证的特殊儿童共8名,教师卿华告诉记者,缺乏特教经验的老师们仅凭借耐心和爱心往往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在特教培训中,“筛查”“评估”“转介”等一系列与特殊儿童教育有关的专业概念让卿华顿生紧迫感:“要当好特殊儿童的‘领路人’,必须要具备专业素养。”

  2013年4月,武侯区整合特殊学校的教学资源,成立特殊教育资源中心,为普通学校的全纳教育提供专业培训支持。从此,全纳教育培训成为武侯区普通学校新进教师的必修课。

  上课无法集中注意力、总是用篮球砸泥坑里的污水、不征得同意就抢吃同学的饼干……一年级小学生晓宇的失常行为引起卿华的注意,她结合培训知识并邀请特教资源中心专家对晓宇的症状进行评估,印证了自己的判断:晓宇疑似患有高功能自闭症。

  从此,卿老师用培训所学的知识帮助晓宇:观察记录并分析晓宇的失常行为,减少诱发因素——协调学校填补操场泥坑,让晓宇不再能用球溅起污水;用文字卡片对晓宇的行为进行提醒,减少直接刺激……在实施了科学的干预方法后,晓宇的失常行为明显改善,能基本控制情绪,还会主动帮助同学和老师。

  全纳教师队伍的建立,让武侯区的普通学校有了让特殊儿童充分适应、融入的人文环境。患有自闭症的小烨从特殊学校转入到晋阳小学时,特教资源中心不仅为他准备了康复训练计划书,还安排接受过全纳培训的骨干教师担任他的班主任和主课老师。“99分,这个分数是我们以前从不敢奢望的。”小烨的学业和身体康复很快有了进展,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数学成绩更是让父母喜极而泣。

  “特殊儿童到普通学校接受融合教育,不是简单地把他们放在教室就行了,学校必须有对教师、家长、学生的支持系统。”特教资源中心副主任蔡晓莉表示,武侯区已在普通学校广泛设立资源教室,让特殊儿童有专门场地接受情绪调整、身体康复指导等特殊课程。


全社会齐发力


  ■帮助特殊儿童长大后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和工作

  患有自闭症的小峰因轻度智力障碍曾在语言能力方面一度滞后,如今在晋阳小学就读二年级的他已能流利地朗读课文。这一切全靠特教资源中心的帮助:小学入学前,中心为小峰做了全面评估,并为其家长给出帮助孩子发展语言能力的方法,这使得小峰最终顺利进入普通小学学习。

  目前,武侯区已将特殊教育发展列入政府目标管理体系,将“经费投入、设施建设、师资配备”作为重点工作,每年投入专项经费40万元。去年,武侯区全纳教育生均公用经费已达每年小学生9200元,初中生11600元,是普通中小学生生均公用经费的10倍。

  武侯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全区将全纳教育纳入政府督导,开展分层分类考评,对于无故拒绝接收特殊儿童的学校,在评优中一票否决。“但推行全纳教育不能全靠党和政府,需要让全社会广泛参与。”

  “他俩长大后肯定也是铁哥们儿!”周末时,蒋丽让儿子小力邀请班上的特殊儿童小龙到家中做客,看着两个孩子一起开心玩耍,蒋丽欣慰地表示,小龙从小力身上找到了友爱,小力也从小龙那儿学到了坚强。随着全纳教育理念的推广,武侯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家长志愿者。他们不仅抽时间到教室陪读,到资源教室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而且鼓励自己的孩子和特殊儿童们一起参与课外活动。

  如今,不仅有专业医生、治疗师、心理学家,而且有众多的社工、义工和各类志愿者通过特教资源中心加入到全纳教育中。武侯区已建立12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康复室、3个“心灵驿站”、7个“阳光家园”,为特殊儿童融入全纳教育提供康复支持。“看着自闭症孩子们纯真的眼睛,我真想流泪……”志愿者王松说:“他们都是星星的孩子,只要大家都来帮忙,他们总有闪闪发光的一天。”

  在成都市2016特殊教育三年提升计划专项督导评估中,武侯区获得100分,是全市中心城区最高分,并被救助儿童会推选为“全纳教育推进示范区”。“每个人都出一份力,就能建成‘全纳社会’。”四川省教科所特殊教育研究员黄汝倩表示,只有建立起充满爱心、对特殊儿童无歧视的“全纳社会”,才能让特殊儿童长大后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和工作,使他们变得不再“特殊”。

促进“星星的孩子”回归

  4月2日是第十个国际自闭症关注日,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孤独症患者已超过1000万人,其中,0—14岁的儿童达200余万,因缺乏正常社交和沟通能力,往往沉浸在自我孤独的世界中,所以被称为“星星的孩子”。实际上,所有特殊儿童都因身心发展缺陷而与外界社会有隔阂。随着特教学校的普及,越来越多的特殊儿童得以有机会完成学业。不过,这种形式就是最佳教育途径吗?

特教学校终究有别于正常的学习环境。若是让特殊儿童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就读于普通学校,在正常的氛围中和普通儿童一起生活学习,这无疑能对这些特殊儿童在康复和成长的道路上产生巨大的帮助。此外,通过包容、接纳特殊儿童,普通儿童也能从小培养友爱、善良的品质,当这些未来的主人翁长大后,“全纳”的教育理念,自然会成为一种广泛的社会共识。

  可见,全纳教育不仅符合教育公平的理念,更有助于和谐社会的构建。“星星的孩子”并非注定要像星辰一般孤独,他们应该回归大地,回到正常的同龄人之中。当然,这需要教育机构的探索努力,更需要全社会的普遍认同和支持。

(来源:人民日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